\请到W六*九*中*文*阅读/

    “我们可以先交往试试。”

    那音调宛如从温泉中袅袅腾起的蒸汽般让人飘飘欲仙甚至失去思考能力,染未兮心中却猛地一咯噔:“交往?”流裔宸难道……他难道要默认这场婚约闹剧?

    她用眼神询问,对面的人却但笑不语,不否认,也不给予解释,就那样温和带笑地看着她。懒

    染未兮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猜不透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只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还不知是真是假的婚约给卖了,顾不得其他,径直说道:“你看起来并不像是会轻易受人安排摆布的人……”

    “谁都不愿意受人摆布的。”他轻笑着回答,“只是小兮,这次的事可能并不如你想的那样容易,只要你我一句拒绝就可以了。”

    染未兮不解,他继续说着:“在我认识你之前,我已经知道我们之间存在着什么,并且不止一次向我父母提出过不会认同,就像你所说的,我不愿意受人摆布。可是我向来开明的父亲在这件事上却执意坚持,他告诉我,婚约的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是必须要和染家小姐在一起的。”说到这里他的唇角微微勾了勾,“之前你突然回国,被我父亲和你父亲认为是最恰当的时机,所以安排我和你第一次见面。”

    染未兮愤怒,原来一直以来就只有自己毫不知情,原来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在一群知情人士的算计之中,主谋还是她的爸爸!虫

    “那你,怎么会这么早就知道的?”

    流裔宸道:“爷爷们立下的婚约凭证一直由我父亲保存着,我也是偶然一次进书房的时候翻到的。”

    染未兮很想问既然他不止一次反对过,分明对这场婚约不满,为什么后来还是听从流伯父的安排和她见面?现在又为什么甚至提出……交往?

    只是她还来不及开口,流裔宸向前倾了倾身,清湛无瑕的眸子微微变得深沉,无比认真地道:“受人摆布是建立在不甘情愿的基础上,而我现在,已经有了甘愿的理由。”

    所以,他并不是奉命于父母的安排,而是,心甘情愿。

    他唯一没有说出来的,就是或许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发觉她是故作花瓶时就已经不那么排斥这起婚约了。

    染未兮很想装作听不懂他的意思,可她的确……是听懂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流裔宸俊美清逸的脸,以及唇边那抹浅笑,她动了动唇,却没有发出声音。

    只听流裔宸淡淡地问道:“小兮,你还是在完全受人摆布吗?”

    染未兮没有给出答案,事实上就在她准备回答的时候,流裔宸接到了一则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响亮得直破听筒而出,她一听就知道是苍月翎那家伙。

    “抱歉,临时有点事,我让人送你回去。”流裔宸送她到电梯口,按下了下楼的按键。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染未兮笑着摆手:“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说着飞快地倒退两步进了电梯,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她一人。

    流裔宸竟也不坚持,双手插在口袋中,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唇边依旧是那好看的弧度,染未兮心情正复杂着,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而当合上的电梯门只剩一条缝时,她看到他薄凉纤细的唇动了动。

    下次。

    下次再听……她的回答。

    电梯向下,密闭空间里只剩她自己的呼吸声,染未兮烦躁地闷叹一声,一腿微曲随意地靠向冰凉的电梯壁,不顾形象地抓着头发。

    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方向竟会是这样,流裔宸居然提出和她交往……交往……交往……

    交往!

    她一心以为只要他们俩都极力反对宁死不屈就自然会船到桥头自然直了,可是流裔宸居然——真的对她感兴趣!

    可明明见面的次数都少的可怜,每一次还都是意外重重,他怎么会对这样的自己——

    还是说,这其实也只是缓兵之计,他另有他的打算?

    可当她恢复叶澈夕的身份形象回到酒店时,脆弱的世界观再一次被无情地打击了。

    “小宸,我们都看见了哦,你在观光餐厅里和女生约会,有说有笑的,赶快从实招来,那女生是谁?”

    鬼吼鬼叫的苍月翎甚至没注意到她站在门口。染未兮却当头懵了,他他他……他怎么会知道!

    流裔宸的侧脸浸在朦胧的光晕中,眼角有着温柔的笑意:“不出意外的话,是未婚妻。”

    “哎哎哎——!!!”这一回是忘轩和苍月翎一齐鬼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