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便到了上官晋江和轩辕语晴成婚的日子。

    这一天,于上官晋江来说,无疑是最为激动人心的日子。

    好吧,他盼这一天,盼了很久了。

    要知道,他天天抱着轩辕语晴,看得着摸不着,却吃不着,这是万般考验他的定力的。

    但,作为一个早就想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揉为一体的男人,他自问这该死的考验,已经逼着他差点兽性大发了。

    咳咳,扯远了,咱回归正题。

    君墨璃和上官若莲赶到相府的时候,上官晋江正威风凛凛地跨上马,到街东的别宅里迎娶轩辕语晴回来。

    别宅是上官晋江和轩辕语晴的另一处爱窝,至于是什么时候买的,估计只有卓凌轩知道。

    相府张灯开彩,好不热闹,街上围观的百姓更是一达到了空盛的状态。

    以上官晋江的医术和轩辕语晴的知名度,百姓对他们喜结连理,可谓是兴致勃勃。

    上官晋江春风满面地对拱手以作祝福的百姓点了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心情好得很。

    没一会儿,木子惜也来了。

    一同来的还有男装的七月和王八蛋。

    上官若莲和君墨璃冲七月微微点了点头,那一天,皇兄带着悟云大师到来的时候,悟云大师一看到七月唤了声少主,便跪了下去。下一瞬间,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悟云大师举手自拍天灵盖请罪。

    对于悟云大师大师的自杀身亡,君墨璃和君月影对视一眼,即使是一句话未说,大家也是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是的,君墨璃确定了百里聪幕后指使者便是皇兄。

    呵呵,多么可笑,他明明对皇位一点兴趣也没有,皇兄竟然还是无法容忍他的存在。

    不过,这样也好,他日后做什么,也无须遮着藏着了。

    而皇兄,得知他就是阎殿杀的殿主,他居然不敢再来招惹他了。又或者说,他接受了这是天意难为。反正,明着里,由于君墨璃有免死金牌的缘故,他是动不了君墨璃分毫。暗地里,现在就更是没握。当然,多多少少,他还顾忌着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为半仙人少主的七月。

    木子惜对着上官若莲复杂地笑了笑,便偏过了头去。

    原谅他,突然其来的大喜大落,并不能让他装得若无其事。

    上官若莲楞了一下,随即冲七月努了努嘴。

    七月志在必得地点了点头,转身,她拉着不由分说地拉着木子惜往后院里走。

    木子惜反应过来,想要挣脱,但七月却是不知道在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他由着七月拉着走。

    一早就过来的卓凌轩和鬼面牡丹走到上官若莲和君墨璃的面前:“你们两个总算来了!”

    “呵呵,若莲有身孕在身,是本王不让她早起的!”君墨璃打趣道。

    卓凌轩闻言,吹了个口哨。

    上官若莲瞪了眼君墨璃,又瞪了眼卓凌轩,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鬼面牡丹走过去伸手挽着上官若莲的胳膊:“若莲,站着一定很累吧。来来来,赶紧坐下!”

    “这倒不没有。”上官若莲冲鬼面牡丹笑了笑,自从君墨璃回来以后,她每天吃了就是睡,睡醒了就是吃,这猪一样的生活,过得她都觉得罪恶了。

    况且,君墨璃还见不得她站,就连是正常的步行,也被他霸道地剥削了。弄得她频频仰天长叹,好歹她也四肢健全,君墨璃却是当她是刚出生的娃儿般,她要去哪里,都由他抱着去。

    这初初开始的时候,她的确受宠若惊,时间久了,她就忍不住要抗议了。

    可惜的是,抗议无效!

    以至于,她不断地催眠自己,这是对她十月怀胎的待遇,她得厚着脸皮、面色不改地适应着。

    鬼面牡丹伸手在上官若莲的面前晃了晃,见上官若莲回过神来了,她婉而一笑:“若莲,日后小君子出生了,我要他师母!”

    鬼面牡丹拉着上官若莲的手,两眼放光地道。

    上官若莲轻笑了一下:“好啊!你当君子的师母,那凌轩就是师傅!”说完,上官若莲冲卓凌轩挤了挤眼,卓凌轩低头看着鬼面牡丹,嘴角扬了起来。

    “太好了,我有师弟了!”鬼面牡丹乐了!

    卓凌轩曲起手指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没准,小君子很快就会有小师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