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云夕和小豆芽三人蹦蹦跳跳的回了水云间。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兽人谷城晚景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马路上那来来往往、大大小小的车子,发动时那吱吱呀呀的起步声,刹车时那刺耳的摩擦声,还有那不停响的马鸣声……使大街边沿上的马路热闹非凡。

    大街上,整齐的行道树,阶梯旁的花圃,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每条大街小巷,都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身影在蠕动,像河水一样流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小豆芽掀起马车的车帘羡慕的说,“凤姐姐,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光明正大的来逛街啊。”

    凤云夕笑笑摸了摸她的头发,“很快了。”

    小豆丁也将脑袋伸了出来,“凤姐姐,兽人好的真快,我还以为他们快要不行了呢?这不,没几天,他们就可以正常的吃喝玩乐了。”

    凤云夕笑笑,“这就叫做天不该绝。”

    小豆芽和小豆丁一起点头,而张佑宁则微笑着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

    凤云夕笑着问张佑宁,“佑宁啊,这次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我想问问你,你来兽人谷也有一段时间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张佑宁笑笑,“我会留在这里,完成师父的心愿,教授水云间的人类学医,为兽人和人类治病。”

    凤云夕点点头,“那你的个人问题呢?”

    张佑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这个就不必师父担心了,我受了情伤,不会再轻易动情。”

    凤云夕还没说话,小豆芽却率先开口,“佑宁哥哥,你受伤了啊,快,快让凤姐姐帮你看看,凤姐姐的医术可高了,原来刘大哥哥和牛二哥哥的伤都是凤姐姐治好的。”

    凤云夕一听噗嗤笑了出来,张佑宁也笑了,随即点点头,“好孩子,哥哥的病已经被你凤姐姐治好了。”

    小豆芽骄傲的说,“我就说嘛,凤姐姐是最厉害的了。”

    凤云夕和张佑宁相视一笑,随即转移了其他的话题。

    “凤姐姐,我听刚才那个拉缇娜公主说,我们要搬去南城了,是这样的吗?”小豆芽高兴的问。

    “是的,我向狮子王进行了请求,我们可以离开水云间去南城居住了。”凤云夕点点头。

    “哇,凤姐姐,你真是太好了,我好喜欢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比水云间好多了。”小豆丁也赶紧说。

    凤云夕笑笑,“那,如果让你们俩离开水云间,你们会不会不舍得?”

    小豆芽和小豆丁异口同声的说,“不会,我们想要新的生活。”

    凤云夕笑笑对张佑宁说,“看了吗?这就是孩子与大人的不同,水云间的人们会怀念水云间这些年来为大家遮风挡雨的付出,而孩子们只是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张佑宁皱皱眉头却没有说话,师父的这几句话明显的有不同的含义,好像想让自己明白点儿什么。

    凤云夕不在说话,就跟小豆芽和小豆丁聊天去了。

    “停车。”凤云夕叫停了马车,停在了兽人谷最繁华的街道上。

    昨夜的浮尘还未来得及平定,这个城市却已经苏醒了。凤云夕站立在街道之上,旁边的酒楼里似是有昏huangse的灯光想要从中透出来,细看时却是晨曦的折射,可惜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的景色。

    年轻的兽人穿着鲜艳的衣服在街边等待这家人的归来,妆容精致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看见别人为生活忙碌奔走,凤云夕却像个旁观者一样无所事事的站在马路中间。

    转眼看向路边的店铺,不管是什么风味的食肆,在特定的进餐时间总是人满为患、非常挤逼,更带有不同的声音,客人的吵闹声、服务员的吆喝声、厨子的炒菜声等,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热闹非常。

    忽然,一阵寒风吹过,带起了路上的尘埃,冷风更争相往衣服里钻,不仅让凤云夕缩了缩脖子。空气中好像透着一种暖暖的气息,凤云夕双眼闭了起来,靠着鼻子的追踪,她嗅到一阵浓郁的包子香味,肉香混合着菜香,非常吸引。

    唉,这不是令人垂涎三尺、无法忘怀的菜肉包字吗?可能是凤云夕渴望的眼神太强烈了吧,连素来迟钝的张佑宁都感觉到了,并买了几个包子回来,递了一个给凤云夕,又蹲下给了小豆芽和小豆丁一人一个,最后自己也慢条斯理的吃了一个。

    “嘶……”凤云夕的口中不禁吸了一口气,手中的包子烫的她的手红红的,只好两手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