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勖死讯的噩耗传来之时,李克用依然破有闲情逸致的在下棋。

    “你说什么?”

    李克用右手一挥,白色的棋子“咻!”的一下没入那个士兵的心窝之中。

    “不,这不能——”

    瞬间,李克用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击倒了一般,双眼顿时失去了焦距,昏死了过去。

    此时,一直伴随左右的李存忍出现了。

    “义父——”

    李存忍连忙将李克用搀扶到房间之中。

    不一会儿,大夫便是过来了。

    一番施救之后,李克用终于醒了过来。

    “咳咳!”

    良久,李克用这一口气这才缓了过来。

    “义父,诏书已经传遍天下了,殿下他…他真的被杀了——”

    李存忍轻声说道。

    “不——”

    李克用急火攻心,“哇!”的一下,吐出鲜血来了。

    瞬间,李克用苍老了许多。

    “吾儿,吾儿,你怎么可以死?”

    李克用挣扎着站了起来,厉声道:“李柷,此仇不报,吾与你不共戴天!”

    半晌,李克用幽幽说道:“‘殇’,可以出动了。”

    李存忍单膝下跪,沉声说道:“义父放心,我一定会杀了李柷,为殿下报仇的。”

    “对,报仇——”

    李克用仰望西南角,心中怒火滔天。

    …

    与此同时。

    王小川想到之前,姬如雪赌气说过,竟然你是鬼王,干脆在总坛外面建造一座奈何桥好了。

    再留着两个无常鬼在那里看守,多有气派啊。

    “整天跟这些鬼鬼怪怪打交道的,我看你去跟鬼过吧。”

    没曾想,姬如雪的气话,却是启发了王小川。

    当即,王小川觉得这个点子妙哎。

    干脆再弄来牛头、马面,如此一来的凑齐了鬼王宗大殿前的“四煞鬼”!

    看到寒气逼人的黑白无常,那些新加入的江湖人士不由得胆战心惊起来。

    “好了,你们竟然决定加入我鬼王宗,就应该知道规矩的。”

    钟小葵顿了顿,厉声道:“不吃玄冥血丹的话,结果就是厉鬼索命!”

    那50个人,面面相觑,不过,很快就有人陆陆续续的走到盒子那里。

    他们接过了玄冥血丹,一一服用下去了。

    只有来自河东的15个人似乎有些迟疑了。

    没错,他们的确不是真心加入鬼王宗的,而是奉命潜入鬼王宗,伺机搜寻关于王小川的情报的。

    “哎,果真是无趣的很啊!”

    王小川摇了摇头,这一看就是送死的蠢货了。

    当然了,这应该不会是李克用那一只老狐狸的注意,他还没有这么杀的。

    会是通文馆十字门中的哪一位门主的注意?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

    鬼王宗的大殿之中,全部都是自己的手下,就几只小杂鱼自然翻不了什么浪花的。

    “哼,鬼王,受死吧——”

    站在最左边的五人突然以阵法的形式散了开来。

    中间的男子右手握着手里剑,刚刚拿出来。

    “切,就凭你们这几个小杂毛?”

    王小川压根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下一秒,钟小葵双手齐动,冥水丝在虚空之中散发着完美的弧形波动。

    顿时,那五个人全部都是瞪大了双眼,双目赤红,暴毙!

    “啊?”

    “这,这怎么可能?”

    …

    剩余的10个人双眼了。

    他们没有想到,忍子门门主李存忍门下精心训练的忍者,竟然被钟小葵一招给全灭了。

    “好了,你们几个,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可以买下你们的命吗?”

    王小川淡淡挑眉,笑道。

    “我…我们是李存忍门下的门徒,这一次奉命一起潜入鬼王宗,就是打探一下您最近的任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