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田真纪一下车,就随着大家的目光看到了人群之中的落枫。顿时,脸色苍白的快步走过去,食指指着落枫,说道,“你怎么会回来,你不是出国了么,闲院落雨,当年离开了,你就不要再回来啊。”

    &lt/p&gt

    青学网球部的成员脸上都是一副嫌恶的表情,手冢也回过神来,也没有看相田,只是冷声说道,“相田桑,不要再闹了。”

    &lt/p&gt

    落枫在一旁冷眼看戏,当年的他就是现在的相田,被众人嫌恶,被喜欢的人厌弃。看到此情,心中一股悲愤涌上,不是对相田的同情,是觉得自己以前的可悲,可胸腔里的那股怒气,却在看到冰帝的部员时,消失无踪了。

    &lt/p&gt

    是啊,落枫心想,当年的事就都过去了,他在这里也交到新的朋友,看这样子,罪魁祸首也受到了惩戒,何况,自己本就不打算揪着当年的一点事不放,现在又在纠结什么呢?

    &lt/p&gt

    “我没有闹,”相田可没有落枫那份洒脱,听到手冢的话,立刻反驳着,同时也冲到落枫面前,抓住落枫的双肩,说,“闲院落雨,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知道当年错了,我道歉,求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我身了。”

    &lt/p&gt

    落枫看着眼前有点发疯的人,手拨开相田置于他肩膀的上的双手,“我不是落雨,你认错了。”

    &lt/p&gt

    “怎么可能不是,”相田听到这句话,眼神之中带着痛苦,”我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你从楼梯滚下来,身上沾满鲜血的样子,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我怎么可能会认不出你?!“

    &lt/p&gt

    手冢听到相田的话,眼神中也暗含伤痛。

    &lt/p&gt

    落枫一脸无奈,他也没有去托梦啊,她自己做的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lt/p&gt

    龙马看落枫有点不知所措,以为他又想起了当初的事,怕他伤心,也没有多想,就站了出来,对相田说,“你真的认错人了,这是落雨的哥哥,双胞胎哥哥,闲院落枫。”

    &lt/p&gt

    落枫见龙马帮他解释,也接着道,“我妹妹早就不怪你们了,她说,当年的事,大家都有错,也受了惩罚,就不要再抓着不放了。”

    &lt/p&gt

    相田脸上一闪而过一丝茫然,很快,又恢复到那种坚定地疯狂,说道,“我不信,我不信。”边说,边执起落枫的左手,一把将落枫手上的手表拽下,却看到一片光整,没有任何疤痕的手腕。

    &lt/p&gt

    相田当时就愣在当场,嘴里喃喃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lt/p&gt

    落枫拿回自己的手表,重新戴上,心里暗自庆幸,当初回国之时带的那瓶可以遮掩伤痕的胶,要不今天就都露陷了。

    &lt/p&gt

    龙马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的心,随着相田的动作都要跳出来了,没想到当年的疤痕竟然被落枫遮住了。

    &lt/p&gt

    手冢和不二一众,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叹,手冢是知道落枫有一个双胞胎哥哥的,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情况碰面。

    &lt/p&gt

    上前一步,刚要鞠躬道歉,看出手冢意图的落枫,止住了他的动作,“我妹妹已经不在意了,你们也别内疚了。”

    &lt/p&gt

    就在这个混乱的时刻,迹部挑眉说出了冰帝一众的心声,“谁能告诉本大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恩?”

    &lt/p&g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