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撇了他一眼冷声道:“畜生还有申冤的地方?是在申说他们在阳间被人宰杀的结果吗?竟然已是牛,那就是给承担后果。就如那些个屠夫一样,那是他们的职业,我们人类竟然付出了努力辛苦,当要你回报的时候,你有什么可申冤的?那些战死在战场上的士兵们。他们又将如何的去申他们的冤屈。”

    我很不赞同,其实从头看到这里,无非说的就是人类犯了错要受罚。畜生还有申冤的地,那人呢?

    在这个不管哪里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你一个弱者根本就没有申冤的地方。

    阳间和阴间就是不一样的地方,我站在人类的角度去思考,自是愤愤不平,可是做为阴间这一关来说,又何尝不是公平的呢?

    “话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这样太偏激了,要知道,就是因为阳间的秩序不好,所以阴间才会更加的残酷。但如你所说,那些忠君报国的士兵们,他们战死在战场上。来到阴间是不一样的待遇的。”

    秦煜拉着我的手,轻轻的磨砂着:“他们都是保家卫国的人,虽然杀的都是人,但那都是为了自已的国家。在阴间里,这样子的人是不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里的。而是,会让他们当阴间的鬼兵。就好比我一样,我也是从一个鬼兵慢慢的做起来的。阳间来一个鬼兵,原先的那些鬼兵就可以去投胎,也可以升官。”

    是这样子吗?

    对哦!扶苏公子曾经跟着蒙毅将军守过长城。虽然没打仗,但也是出外了吧?

    这样子一来,这个牛坑地狱就不好说了。

    下一个地狱里,每一个男男女女手上都举着一块大石头。大石头被绳索绑着,旁边的小鬼把绳索砍断,大石头掉在了举着的人身上,一下子就把他们给压在了下面一块大石头上。

    鲜血直飚!

    我连忙躲开了眼,这个视觉太冲眼了,受不起。

    “凡是把儿女丢弃溺死,或者是打掉孩子的人,都要在这里走一遭。不管孩子怎么样,那都是你的孩子,是上天给你的宝贝,你就不能那样子对待他们。否则,死后就会受到大石的重压。”

    秦煜的声音很淡很轻也很飘,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这种心里。我是可以了解的。

    我也讨厌那种有了孩子就打掉不要的父母,更加讨厌那些个重男轻女的父母,不管你的孩子是男是女,他们都是你的宝贝,为个么要重男轻女呢?生那么多的儿子,不生女儿,每一个人都是这种想法,将来你的儿子去哪里讨老婆。

    这种刑罚就该再加重一点,再注明一条,只要是女孩子打胎的,孩子的生父也跟着一起受罚,看那些人还敢随便的乱来。

    女孩子天生就要知道怎么保护好自已,要不然,不但是身体,就连心也要跟着一起受罪。

    只是个人有个人的想法,谁也不能代替谁。

    我默默的走开了。

    “这个像是在舂人?”我猛然指着前方的地狱道。

    “是的。那都是浪费粮食的人的下场。”秦煜点头道。

    “哦!”

    要这样算起来的话,二十一世纪里的人,他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死后要下到这里来。因为每一个人都浪费过粮食,说他们的时候,还很理直气壮的说道,那是他们自已的钱,他们想怎么样花都行。

    是的,钱是你们的,但粮食却是农民辛苦种出来的,浪费可耻啊。

    还有血池地狱,说是那些不孝敬父母,不正直歪门邪道之人,就会投入血池里,受血池的浸泡。

    站的这么远,我都能闻见作呕的血腥味,更不要说那些正在里面泡的男男女女们。

    如今,这个社全,不孝敬父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枉死地狱就是指那些自杀的人,阎王君让你我转世投胎做人,你却去自杀,这种人死后要来到这里受刑,还会永世不得为人。”

    对于秦煜说的这一句话,我也赞成,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却非得要自杀不成,你以为你死了就是一了百了吗?其实不是的,你只不过是把你在阳间所犯下的错,以及你所留下的罪,会让你的家人来承担。

    这样子的人,别以为死了就会让人同情你,其实是让众人痛恨于你。待到时间流失去,没了你,大家照样过日子。

    连你自已都不爱惜自已,叫那些人怎么去爱你。

    我不想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也不想看到他们扭曲的面目,我往下走,来到了十五层地狱。

    里面的惨叫声让我偷瞄了一眼就退了出来,里面的小鬼正用锯刀一刀一刀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